在線教育機構“三高”燒錢能治?

在線教育機構“三高”燒錢能治?
2020-10-14 17:13 廣州日報 編輯:馬麗英

在線教育機構再獲百億融資

在線教育機構“三高”燒錢能治?

繼在線教育上半年融資近90億元之後,近日,又接連有在線教育機構獲得超百億元鉅額融資。然而,紅火的在線教育背後,是“三高”(高估值、高營銷費、高虧損)特徵明顯。“一邊融資、一邊虧損”的燒錢大戰模式能維持多久?

把脈症狀1: 燒錢快 半年融資近90億元

10月12日,在線教育公司火花思維的CEO羅劍在內部信件中透露,公司已完成E2輪1億美元融資。無獨有偶,掌門教育獲新一輪超4億美元融資;猿輔導即將完成新一輪12億美元融資。根據上半年教育領域投融資事件統計,2020年上半年,國內在線教育行業融資案例數量共38起,同比2019年上半年下降57.3%。不過融資總金額卻同比增長了10.5%,高達89.67億元。同時,融資逐漸往相對大型的機構集中,單筆融資均值高達2.36億元,為5年最高。但相關財報顯示,2020年3~5月,好未來營銷費用為2.191億美元;跟誰學4~6月的營銷費用為12.1億元人民幣;4~6月,網易有道營銷投入為4.5億元。

跟誰學創始人兼CEO陳向東在9月2日跟誰學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上説,據第三方估計,在線教育頭部10家機構僅僅7、8月的暑期市場投放量,可能超過100億元。

把脈症狀2:成本高 獲客成本創歷史新高

事實上,整個在線教育行業大約70%的企業存在連年虧損的尷尬境地。首先是獲客難,以新東方在線為例,縱然一直有母集團新東方提供人脈資源,但以線下向線上引流為主的新東方在線的獲客成本,依舊居高不下。根據新東方2020財年第三季度財報,新東方的人均獲客成本增至74美元,創歷史新高。

2020年暑期,行業競爭更加激烈,大量資本和企業湧入賽道,各家公司為了追求更大規模和市場地位,投放額猛增,外部平台的流量價格順勢猛增,導致行業在外部平台投放的獲客成本普遍大漲50%甚至更多。據行業內部人士透露,今年暑假,各家企業在外部平台投放的獲客成本基本都在每人3000元左右,但這個賽道能承受的獲客成本在每人2300元左右。“目前超高的獲客成本,已經淹沒掉了一些企業。”

此外,在“免費至上”的互聯網時代,信息、數據、資料的流通便捷,再加上人們的版權意識以及知識付費的意識薄弱,致使在線教育流量變現困難且週期拉長。以老牌教育巨頭為例,一系列成本上漲之後,新東方的營收增速表現不理想。

新東方2015年至2019年營收增速分別為9.47%、18.57%、21.72%、36.01%以及26.52%,相比之下,老對手的好未來營收增速則略勝一籌,2015年至2019年好未來的營收增速分別為38.52%、42.86%、68.62%、64.42%以及49.44%。

把脈症狀3:市場分散 黑科技少

中科院課題組結合多個機構發佈的數據分析預測,整個在線教育行業2022年市場規模超過5400億元;其中K12在線教育作為重要分支,2022年市場規模將超1500億元。未來幾年,中國在線教育的市場規模增長勢頭保持穩健。隨着騰訊、阿里、百度、頭條等巨頭的相繼加碼,互聯網教育再次被推上了風口。

但為什麼在線教育行業難以壟斷或者形成寡頭?記者採訪獲悉,教育服務非標準化、教育資源本地化和行業進入門檻較低,在K12課外教育賽道尤其明顯。在線教育面臨最大的挑戰不是線下培訓機構的對戰,而是教學模式和針對一省乃至一地的教育資源填補完。根據好未來、新東方在線、跟誰學、網易有道、一起教育、猿輔導、作業幫等在財報、內部信、融資新聞中披露的數據,2020年暑期前後時間段內,K12在線教育正價課在讀人數近900萬人。根據今年5月公佈的《2019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》,K12在校學生共計19383萬人。而最終報名正價課參與K12在線教育的用户僅佔4.6%。

對此,為孩子報名多個在線課程的小學生家長潘先生説:目前線上的個性化輔導模式還只是雛形,僅僅把傳統培訓搬到網上,縮短用户和教學之間的距離,用語音視頻通話來完成輔導等手段,對於不同地區教育考試的差異性,還很難真正達成針對性的解法。

有分析認為,短期來看,疫情帶火了在線教育,對整個教育行業來講都是一個巨大紅利,但中長期看來,線上教育服務是否能做得好,很大程度上會取決於其自身教學品質和教學模式;能否實現用户留存,主要取決於老師的授課水準和課程品質。另一方面則是將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等運用到教學上,針對每一個學生的不同表現,特別是學習上的薄弱點、易錯題等,依靠網絡的隨時隨地和龐大師資,精準匹配,提供更精準的個性化輔導,逐步形成從小學到高中一以貫之的課外輔導“陪伴”。(記者倪明)

相關閲讀